首页  我要买书  我要出书  关于我们  新媒体出版  
 

 书名 作者 ISBN  高级搜索 科技|经济学|保健|生物|

  学生教辅
首页首页 > 精品图书 > 学生教辅

语文太重要:高中写作创意

上海科学技术
定        价: ¥30.00 元
作        者: 王召强
出版日期: 2015-8-1 出 版 社: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浏 览 数: 3668 包        装:
I  S  B  N : 9787543967915 版        次: 1
字        数: 248000 装        帧: 平装
商品详情
商品评论(1条)

内容简介

本书共有12讲,介绍了高考作文如何写作才能得到好的成绩,内容包括:**讲 物不平则鸣 、第二讲 修辞立其诚 、第三讲 我手写我心、第四讲 思维的乐趣、第五讲 必也正名乎、第六讲 明亮的对话、第七讲 故事的效应、第八讲 大胆的想象、第九讲 辨析辩证法、第十讲 说理的面向、第十一讲 底层的立场、第十二讲 普世的价值,既有名家经典的解读,也有思维训练,对提高学生的思辨能力,以及批判思维的养生均有帮助。

其他信息

作者连续参加过三年高考阅卷,批改的都是作文。就我个人的观察和体会而言,我觉得上海卷的作文题目难度并不高,阅卷组对于好作文,也就是所谓的分数在二类卷及其以上的作文,要求也并不是很高。但是,就阅卷的实际情况而言,好作文真的不多,能够获得公认的一类卷,真是少之又少。有时候一天三百份试卷批阅下来,难得碰得到几篇一类卷。 高考作文,作为考场作文,虽然不能代表上海市中学生整体的写作水平,但大体上可以折射出高中语文写作教学的诸多问题。其中,首当其冲的问题是,教师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学生的审题训练上。这当然无可厚非,因为作文一旦离题,就会被打入四类卷,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但是,审题并不是写作教学的全部。严格意义上来说,它只能算作阅读训练。读懂一道题目,按照题目的要求写作,应该说是写作的基本规范。倘若只是在基本规范上动脑筋,那写出来的作文,也就是个基准分而已。况且,这几年高考作文的审题难题并不大,“心灵的微光”也好,“*重要的小事”也罢,走出沙漠的“自由”与“不自由”而已,这还用得着费尽脑筋来审题吗?这种所谓的新材料作文,新就新在降低了审题难度,让考生一看,就知道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总比某些省市那些让人不知所云的“猜谜语”式的题目要强些。 那怎样才能写好一篇高考作文呢? 首先,要有比较强的文体意识。记叙文要写出记叙文的样子,议论文要写出议论文的样子。不要在文体上玩花样,瞎折腾,变换着法子写出一篇四不像的变体文来。变体文虽则不是文学家的专利,但是只有董桥这种散文大家,才能把各种体式的散体写得得心应手,变换得不留痕迹。高考作文在文体上还是写得中规中矩些比较保险。 这里的规矩指的是文体的体式特征。你要写记叙文,起码得知道故事的核心是制造冲突吧,无论是真人真事,还是通过想象虚构出来的情节,起码人物得够形象吧,情节得够完整吧,主题得够准确吧。你要写议论文,起码得有你自己的观点吧,不管你的观点多么偏颇——只要别像毕福剑那样口无遮拦就行,至少你得提出三四条理由,加以论证,做到自圆其说吧。在论证的过程中,总得符合基本的逻辑推理规范吧,不能出现明显的逻辑谬误吧。 这几年的高考作文命题明显倾向议论文,特别关注考察学生的思辨能力。一个没怎么专门接受过逻辑训练的人,是很难达到较高的要求的。学有余力的学生,不妨找几本批判性思维的书来看看,对于提升理性思辨能力还是大有帮助的。 其次,要有比较强的读者意识。所谓的读者意识,在这里指的就是你得揣摩一下阅卷老师的阅读心理吧。中学语文老师总体上思想是比较保守的,有人在高考作文中现身说法,大谈自己丰富的情感经历是什么情况?不知道语文老师大多都有做班主任的丰富经历吗?*让他们头疼的不就是那些学习成绩不好、感情生活乱套的学生吗? 还有人在高考作文中大谈辩证法,什么对立统一啦,质变量变啦,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啦,你把它当作一种思维方式,暗含在你的写作思路中,那是没有问题的。你大段大段地默写思想政治原理究竟是什么心理?难道是看错了考试科目跑来撰写政治小论文的吗?何况辩证法,也不是什么好的思维方式,对此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找樊弓教授写的一篇关于辩证法的趣文来看看,保证你从此以后会对辩证法另眼相看。 选修历史的同学千万不要以“文史不分家”的优越性自居,然后就千篇一律地从闭关锁国写到改革开放,从鸦片战争写到解放战争,从新文化运动写到大国崛起,从商鞅变法写到百日维新,这种粗线条的大历史观根本就经不起细节上的推敲。再说了,黄仁宇先生提倡的大历史观可不是让我们在八百个字里面纵横捭阖,激扬起历史的沉渣,佐证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结论。 历史史实、文史掌故当然都可以拿来论证你的观点。但是宜细不宜粗,尤其要写出自己的史识来,发前人所未发,言前人所未言,不要落入历史教科书的窠臼。高考作文,也不是历史小论文,没有人强迫你运用唯物主义的历史观来分析史实,你完全可以提出自己的独立见解,要敢于写翻案文章。苏洵论管仲,苏轼论张良、方孝标论王安石,都是翻案文的典范之作。 有人可能要跳出来问,那我可以歌颂希特勒吗?当然不行。历史上著名的暴君,由于层累的原因,可能没有后人描述得那么残暴。就像子贡说的: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但是他毕竟还是暴君。不论社会如何变迁,思想如何多元,*起码的辨别是非、美丑、善恶、对错的能力,还是要具备的。作为二十世纪著名的三条恶棍之首,希特勒反人类罪的事实是不容抹杀的。你要替希特勒翻案,至少得先看看威廉?夏伊勒的《第三帝国兴亡史》吧,看完你就知道你这种想法有多么幼稚、荒谬,又怎么可能获得阅卷老师的青睐呢。 作者不是主张你只能写那些无比伟大、无比光荣、无比正确的观念和素材,这种道德说教本来就没有什么思辨性可言,既写不出新意,也写不出深意。对于思辨性训练的**方法,反而是把自己置身于经典的道德伦理困境,在激烈的认知冲突中挑战人性的弱点,唤醒理性的不安。像死刑存废、同性婚姻、电影分级、亲亲相隐、以直报怨这种话题,都可以拿来试笔,看看理性思辨会把我们引向何方。 再来谈谈备考的问题,或者说素材积累的问题。很多人把备考理解成积累素材,在素材积累上花了不少工夫,大有韩信带兵多多益善之感。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写作误区。先不说这些所谓的素材,*终能否会遇上。即使碰巧遇上了合适的主题,也有一个因文制宜的问题。平日注重素材积累的人,考场作文时很容易先入为主,把不合时宜的素材牵强附会在作文中。 其实素材的概念外延很广,完全没有必要刻意地准备写作素材。对于议论文写作的成败而言,关键不在于你使用了哪些素材,而在于你的主张是什么;为了论证你的主张,你的主要理由是什么;在你的主张和你的理由之间,是否有一个逻辑比较严密的推理过程,能不能说服读者;*后才是你的论据是否充分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素材积累是一个比较枝节的小问题,过多地强调素材积累,是一种舍本逐末的表现。

上海市静安区长乐路746号 邮编:200040

Copyright 1998 - 2011 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有限公司

沪ICP备05017201  新出网证(沪)字42号

截止到现在,共有: 7257167 位访问者